《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读后感读书心得5篇最新精选

| 庄宇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是一部由快手研究院编著的书籍,详尽介绍快手的发展、成长和成功之道的书,也可以看做在新媒体形态不断涌现的背景下,以快手公司丰富的案例为基础,详尽介绍了快手这样一种小视频生产的社交媒体的书。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关于《被看见的力量》读后感,方便大家学习。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读后感【篇1】

  凭借在网上分享中国风的诗意生活而火到了海外,李子柒在2019年年末意外又当然地成为年度人物之一。在她身上,不同的网友看到了不同的东西:田园牧歌、返璞归真、传统文化、追逐梦想……

  在短视频社区快手上,也有很多李子柒一样的姑娘。比如,来自黔东南的侗族女孩,本名袁桂花,她给自己起了一个洋气的网名——雪莉。她下稻田挖泥鳅;她做弓箭、爬树、放牛;她在家旁边找到一个池塘,在池塘边的半圆空地上造了一个房子;她能单手切砖,还能扛一根原木到屋顶上……

  我相信,能做到这些事的姑娘有很多,这是他们的日常,为了谋生或者游戏。只是雪莉被看见了,所以她不再是袁桂花。就像李子柒被看见后,也就不再是李佳佳。现在,雪莉有几百万粉丝,帮助老乡卖出了200多万元土特产,还正在动手建自己的客栈。

  翻开快手研究院著的这本《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会被刷新认知。“被看见”,原来是一种如此巨大的能量。

  被看见意味着你做再“奇怪”的事,都能找到同好。

  河北小伙儿耿帅有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手工耿”,他用600个螺母做了一把机枪,在24小时内播放超过百万次,涨了10万粉丝。他觉得这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他们村也只有5000人。手工耿做的那些无用至极的东西,莫名触动了人们功利之外纯粹的兴趣。

  40岁、小学毕业,辽宁铁岭的农民老朱造了一架“空客A320”。他之前的“作品”有:只能崩出一颗爆米花的迷你爆米花机,把废弃小轿车改装成变形金刚,自动叠元宝机甚至已经实现量产,遍布整个东北。老朱造飞机的初衷只是想开一家飞机主题的烧烤餐厅,于是叫了5个兄弟,买了50吨钢材,在家附近的废旧厂房开始造,并用快手记录了每天的进程。

  就像一个大号的“朋友圈”,这个干巴巴的钢筋焊接视频,竟然吸引了许多同样爱好的人关注,有空姐、搞装修的、卖保温材料的,也有货真价实做航空配件的……当老朱和他的“飞机”火了,好多人找他打广告,有的只要在飞机上粘几个字就能赚6000元。老朱说:“我不懂什么是流量变现,但我知道这些能帮助我实现造飞机的梦想。”

  被看见意味着小人物也能做大生意,隔着屏幕,没人知道你是谁,抛去头衔,只拼“专业”。

  李佳琦以一句魔鬼般的“哦卖噶”,定义了直播卖货在2019年的打开方式;而快手让“老铁”这个词,进入了东北以外网友的购物关键词。曾几何时,我以为有淘宝就够了,后来发现,老铁直播带货更加直接有效。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在《2019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将快手直播购物和快手小店作为线上零售创新的代表。

  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小乔,和砖厂退休的父亲老乔,现在职业创作以陕西美食为主题的短视频,拥有412万粉丝,在不到一年里卖出了3万多瓶油泼辣子。被粉丝称为胡歌和吕子乔结合体的重庆男孩浩东,在快手上的视频风格也有《爱情公寓》一般的情感和喜剧效果,他的自热小火锅推出三四个月,就有了200万元销售额。

  被看见意味着乡村和城市之间只隔着越来越薄的屏幕。

  贵州省黎平县盖宝村的“第一书记”吴玉圣,是快手账号“浪漫侗家七仙女”的运营者。拍短视频、做直播,在传统观念中并不被认为是一个正经职业。他费了好大功夫,才让村民接受他的想法,村中的7个女孩化身古老神话中的“七仙女”,宣传美丽侗寨。依靠26万粉丝——这在快手上并不算一个特别大的数字,村民卖土特产、民族服饰。2018年年底,盖宝村实现全面脱贫。

  在玉狗梁之前,没人会把农民、老人、瑜伽、扶贫这些词联系到一起。河北张家口玉狗梁村的第一书记卢文震,曾经被人当成一个笑话——他的扶贫方式,居然是带着老人练瑜伽。最初他只是想组织大家练习瑜伽来锻炼身体,然而当短视频在快手上传播后,网友们惊讶地发现,80多岁的老人能灵活自如地扭弄自己的手脚,一群平均年龄70岁的老太太能做一字马,还能轻轻松松把脚盘到脑后,老人练瑜伽就不仅能健身了,还能变现。除了吸引来自海内外的游客,“玉狗梁瑜伽老太”不到半年时间积累了15.6万粉丝,上线了一套瑜伽教程,一个月卖出了1000多套,收益两万多元。

  互联网的核心资源是注意力,但这是一个分配不均的资源,毕竟“网红”就那么几个,而且代际更新迅速;但若没有互联网,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一生都得不到关注。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让注意力有机会分配到一些在过去没有机会的人身上。

  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有个爱好——拉二胡,曾经拉到半夜两点,邻居大爷早上碰到他,说:“娃娃,你昨天拉得不错。”宿华当时没听出来这是在说他扰民。现在,宿华已经没有时间拉二胡了,但是他在快手上关注了一个大爷,所有视频都是他一个人拉二胡,已经有9万粉丝。不知道宿华会不会羡慕?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读后感【篇2】

  快手研究院主办的快手公开课第二季暨《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快手总部举行。中信出版集团总编辑乔卫兵和快手科技联合创始人杨远熙共同为新书揭幕并致辞。

  《被看见的力量》系统地阐述了视频时代、人工智能与普惠理念的关系。全书分为9章,每章都有一篇垂直领域的深度文章,全书配有30个鲜活案例,生动地展现了快手的生态,涉及生活、电商、教育、音乐、企业、扶贫、非遗、快手村、MCN等领域,适合每一位希望了解新经济、新业态、新媒介、新社交的读者阅读。快手CEO宿华作序,讲述了自己的心灵成长史,阐述了快手的核心理念;快手的第一位投资人张斐作序,详解投资快手的逻辑,还原了被神秘化的快手。

  牛津大学博士、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北京分会创始人戴伟,中央民族乐团演奏家、电影《百鸟朝凤》唢呐演奏者陈力宝,贵州省黎平县盖宝村扶贫第一书记吴玉圣、浙江直播电商创业之家创始人侯悦是快手的用户,是新书中的口述人,他们来到现场或者通过视频远程直播的形式分享自己的案例故事;快手运营总监、快手教育负责人涂志军,快手科技副总裁、扶贫办公室主任宋婷婷,快手电商运营负责人白嘉乐,快手AI科学家张文波等业务负责人分别介绍相关领域的最新动向;快手科技副总裁何华峰介绍了新书的主要内容。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山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中国社科院、腾讯研究院、中国贸促会研究院等十余所高校、科研和智库机构的30多位专家,全国各地150多名高校学生,100多位企业界的朋友和80多位媒体人士参加本次公开课。

  公开课结束之后,30多位专家在快手总部举办了“快手夜话”闭门讨论会。

  牛津大学博士、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北京分会创始人戴伟(David G. Evans)

  戴伟来自英国,在中国生活20多年了,目前他的快手号“戴博士实验室”已经拥有300多万粉丝。戴博士在演讲中说:我没想到会因为在快手上做实验,让那么多中国孩子爱上化学,进而喜欢上科学。经常有粉丝留言,如果你是我的化学老师,我就不会那么讨厌化学了。这让我看到快手的力量,也让我在中国进行科普事业有了更大的动力。我认为,做研究和做科普同样重要,我们要对得起我们的学科,也要对得起我们的孩子,才能培养出更多的科学家。

  贵州省黎平县盖宝村扶贫第一书记吴玉圣

  吴玉圣本来是黎平县的一名纪委干部,2018年除夕来到盖宝村,看到这么美的地方却这么穷,心里一酸。看到快手上有很多农村题材的视频,想到可以用来宣传盖宝村的侗族文化,发展旅游产业。他开设了“浪漫侗家七仙女”的快手号,目前已经有30多万粉丝。吴玉圣在现场视频连线中说:村里的贫困户通过在快手上售卖农产品增加了收入,2018年就已经实现全面脱贫。更为重要的是,我明显感觉到我们的民族自信心正在增强。以前街上很少看到穿民族服饰的人,“七仙女”走红之后,民族服饰成了时尚,很多年轻人以穿民族服饰为荣。

  中央民族乐团演奏家、电影《百鸟朝凤》唢呐演奏者陈力宝

  陈力宝说,最开始有人建议他上快手还是比较犹豫的,但一打开快手,他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说:在快手上,我发现很多人,虽然没有列入非遗传承人,却依然在角落里发出自己的声音。“传承”是我们一直关心的议题,电影《百鸟朝凤》正是探讨怎么传承民间传统,怎么传承人的信仰的主题。事实上,改变是传承的必要条件。现实中我只有二十几个学生,但在快手上我有两三万学员,来自天南海北的孩子们,只要打开快手,就可以通过直播学习到更科学、更专业的演奏知识。

  浙江直播电商创业之家创始人侯悦

  侯悦是一个从四川凉山农村走出来的女孩,被快手粉丝们亲切地称为“悦姐”。在义乌创业期间,悦姐通过快手认识了很多草根创业者,在他们的鼓励下,她一步步将自己的人生变得丰富起来。她通过视频连线公开课说:我是在另外一位在义乌创业的草根青年闫博启发下开始走上快手电商直播这条道路的,快手视频直播的形式大大降低了做电商的门槛,闫博可以成功,同是草根,我也可以,其他创业者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和闫博等人组建了一家名为“创业之家”的培训机构,帮助创业者利用快手等直播平台销售商品,到现在总共培训了1300多名学员。

  快手科技副总裁、扶贫办公室主任宋婷婷:

  快手一直致力于让更多乡村地区被看见。2019年以来,在快手平台上有1900万人获得收益,其中500万人来自贫困地区,快手成为了贫困县老百姓的“新农具”。同时,快手扶贫还开启了“幸福乡村带头人计划”第三期招募,在全国范围内选拔和培养乡村创业者,促进乡村产业发展,从而提升乡村的“独特幸福感”。

  快手运营总监、快手教育负责人涂志军:

  目前快手平台上的教育类短视频年累计生产量高达2亿,教育类短视频作者已经近百万,日均播放总量超过22亿,日均点赞量超过6000万。教育不再是一种特定行为,所有人随时随地可以针对任何内容进行学习,交流和分享。可以说,随着教育的边界被扩大,壁垒被打破,教育与快手的结合真正开启了全民学习时代。

  快手电商运营负责人白嘉乐:

  我们所传递的「货源地,批发价」心智,带动了30万的档口原产地商家在今年双十一期间通过快手直播电商进行销售。短视频/直播的优势在于可以真实直观的让用户感受到商品属性,让贴近货源地的行业如服装、文玩玉石、生鲜食品等都有了更强有力的展示及售卖体验。通过线上的短视频/直播,打破了线下的物理局限,让这些传统的商家获得了远比线下市场更大的流量。也让消费者能够通过内容深切感受到了来自源头的性价比好货。

  快手AI科学家张文波 :

  快手普惠的价值观背后是由一整套人工智能算法支撑的,比如自动审核出符合社区规则的视频,给予一定基数的曝光量,设计爬坡机制,分级机制,让优质的视频获得相对多的流量;同时,用类似基尼系数等经济学工具,来衡量整个社区的健康状态,避免社区中心化;最后,视频通过智能推荐系统,推荐到合适的用户手中。长尾视频是快手的独特之处。

  快手科技副总裁何华峰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这本书可以用三句话概括。如果一句话介绍快手是什么,那就是“视频是新时代的文本”,早在2016年,快手科技CEO宿华在公开演讲中就提出这一认知;第二句是“人工智能开启视频时代”,AI技术贯穿于视频的生产、理解和分发的每一个环节;第三句是“快手的核心价值观是平等普惠”。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读后感【篇3】

  快手研究院主办的快手公开课第二季暨《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快手总部举行。中信出版集团总编辑乔卫兵和快手科技联合创始人杨远熙共同为新书揭幕并致辞。

  快手科技副总裁何华峰介绍了新书的主要内容,他指出,《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这本书可以用三句话概括。如果一句话介绍快手是什么,那就是“视频是新时代的文本”,早在2016年,快手科技CEO宿华在公开演讲中就提出这一认知;第二句是“人工智能开启视频时代”,AI技术贯穿于视频的生产、理解和分发的每一个环节;第三句是“快手的核心价值观是平等普惠”。

  牛津大学博士、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北京分会创始人戴伟、贵州省黎平县盖宝村扶贫第一书记吴玉圣等几位快手用户是新书中的口述人,他们来到现场或者通过视频远程直播的形式分享自己的案例故事;快手运营总监、快手教育负责人涂志军,快手科技副总裁、扶贫办公室主任宋婷婷等业务负责人分别介绍了相关领域的最新动向。

  发布会上,多位快手用户分享了在快手做直播的体验。牛津大学博士、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北京分会创始人戴伟(David G. Evans),在中国生活20多年了,目前他的快手号“戴博士实验室”已经拥有300多万粉丝。戴博士在演讲中说,我没想到会因为在快手上做实验,让那么多中国孩子爱上化学,进而喜欢上科学。

  经常有粉丝给戴伟留言,“如果你是我的化学老师,我就不会那么讨厌化学了。” 戴伟表示,这些留言让我看到快手的力量,也让我在中国的科普事业有了更大的动力。我们要对得起我们的学科,也要对得起我们的孩子,才能培养出更多的科学家。

  在扶贫领域,快手号“浪漫侗家七仙女”的创建者吴玉圣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吴玉圣看到快手上有很多农村题材的视频,想到可以用来宣传侗族文化,发展旅游产业。他开设了“浪漫侗家七仙女”的快手号。目前该快手号已经有30多万粉丝。

  吴玉圣在现场视频连线中说,村里的贫困户通过在快手上售卖农产品增加了收入,2018年就已经实现全面脱贫。更为重要的是,以前街上很少看到穿民族服饰的人,“七仙女”走红之后,民族服饰成了时尚,很多年轻人以穿民族服饰为荣。

  对于快手在扶贫领域取得的成绩,快手科技副总裁、扶贫办公室主任宋婷婷表示,快手一直致力于让更多乡村地区被看见。2019年以来,在快手平台上有1900万人获得收益,其中500万人来自贫困地区,快手成为了贫困县老百姓的“新农具”。

  据悉,快手扶贫还开启了“幸福乡村带头人计划”第三期招募,在全国范围内选拔和培养乡村创业者,促进乡村产业发展,从而提升乡村的“独特幸福感”。

  在教育领域,快手运营总监、快手教育负责人涂志军介绍,目前快手平台上的教育类短视频年累计生产量高达2亿,教育类短视频作者已经近百万,日均播放总量超过22亿,日均点赞量超过6000万。

  涂志军指出,教育不再是一种特定行为,所有人随时随地可以针对任何内容进行学习,交流和分享。可以说,随着教育的边界被扩大,壁垒被打破,教育与快手的结合真正开启了全民学习时代。

  据悉,快手是一家日活跃用户超过2亿的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视频社区。快手的核心价值观是平等普惠、真实向善,使命是用有温度的科技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快手研究院是快手科技设立的企业智库,从事与企业相关的战略性、前瞻性研究、以及公共政策研究。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读后感【篇4】

  安徽桃岭乡三面环水、一面环山,在20世纪80年代可以说是穷乡僻壤。乡里有几所学校,其中张湾小学是由一个破旧的祠堂改建而成。学校的窗户用纸糊着,夏天漏雨、冬天漏风。

  不少学生每天上学要赶二十多里山路——这一度是他们到达过最远的地方。

  1991年,8岁的苏明娟也在张湾小学就读。她家里的土地收入仅能维持全家温饱三个月,父母不得不每天贪黑上山砍柴、下河抓鱼来维持生计。但面对着每年百余元的学费,苏明娟并不知道还能多读几天书,也并不知道她这辈子能否走出这个山区。

  幸运的是,一次外来人的到访,改变了她的命运。这一年4月,记者解海龙翻山越岭来到了张湾村小学,当他在教室里看到苏明娟手握着笔、睁大着眼睛、充满了知识的渴望时,内心一下子被触动,立刻用快门记录下了这一刻。而这张照片,就是后来熟知的“大眼睛”。

  解海龙把大眼睛的照片从张湾村带到了报社,也把社会的关注和援助带给了张湾村。村小学变成了3层的小楼,而苏明娟也得到了多笔捐款,顺利地读完了大学,进入了职场。

  在解海龙按下快门两年后,1993年劳动节,央视推出了“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栏目《东方时空》。在这里,人们看到了骑马在大漠里维护电网的葛师傅,见义勇为的的哥孙玄,游走在生死边缘的特勤队员,坚守黑猴保护区的老肖;也看到被人篡改志愿的倪清如愿进入了大学,被质疑的郑复生重新露出了被理解的笑容,瘫痪病人贺福平无偿捐献了眼角膜。

  《东方时空》也就此成为新闻界的一座里程碑,它让更多平凡的小人物得到了关注、被社会看见,也就此改变了一他们的人生轨迹。

  随着社会整体效率的提升,以及中国多元化程度的加深,传统的渠道,已经不能满足越来越多普通人被关注、被看见的需求。

  在距离苏明娟家800公里的湖南湘西,同样曾是中国毛细血管的末梢。比苏明娟大一岁的宿华,就出生在这里一个80年代还不曾通电的土家小山寨里,加上村里交通闭塞,这让他对“光”、对被看见的需要有深刻的体会。

  时间推至2013年,宿华遇到了程一笑,后者正在开发一个做短视频社区的软件。两个人一拍即合,产品更名为“快手”,之后,“要连接每一个人,尤其是容易被忽略的平凡普通人,让更多人得到注意力,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成了快手为自己所定的目标。

  因为快手,几亿普通人有了自己的舞台,他们追逐的梦想、拥抱的亲情、守护的传统,甚至平淡的日常重复,得以被其他的普通人看见,被社会看见,也被时代看见。

  《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读后感【篇5】

  为了更好地呈现普通人的生活,快手在流量分发上采用普惠机制,让每一个人都有被看到的均等机会;简易操作的界面,又进一步降低了视频制作的门槛。

  ID为“西藏冒险王”的王相军即是这一机制下的受益者。在快手,他不仅记录了自己的旅行,也记录了世界罕为人知的另一个角落。

  王相军出生在川蜀地区大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里。小时候,他常常需要到山上砍柴补贴家用,在读高三的那年,因为学费压力,他和周围许多年轻人一样,选择了辍学到广东打工。

  王相军的学历不高,做的都是些体力活,重复、也无人交流,这让他找不到自己的意义,内心无法安宁。于是,他顶着父母的责骂,辞掉了工作、离开了工厂、逃离了城市,开始了漫无目的、边打工边旅行的生活。

  王相军看过古镇佛塔、见过苍山绿水,但旅行的终点应该在哪里,他心里也不清楚,直到在玉龙雪山,第一次见到了冰川。洁白巍峨的冰川,安静矗立,见证着人类的悠悠岁月。王相军的内心一下子被震撼到了。他开始接触更多的冰川,就此也了解到了冰川消融的状况,他觉得自己应该为守卫冰川做点什么。

  王相军把用手机拍摄的冰川相片和视频,上传到了快手上,他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冰川。

  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在快手上,他的粉丝由1万、10万、100万,一直涨到140多万,越来越多的人不但开始关注他,也关注起他所拍摄的冰川。

  两年时间里,王相军陆续上传了300多部视频,让大家看到了传说中的神物“雪蟾”,长在冰川上的森林、以及罕见的万年蓝冰缝。

  拍摄并不那么轻松。有时候王相军一去就是两三天,遇到过食物不够的情况,也遇到过熊瞎子、差点掉进冰洞的危急时刻。粉丝们常常在快手上每天都要刷好几遍他的页面,看看王相军有没有上传视频、是否平安。一旦碰到他的直播,大家也会涌进来,和王相军互动交谈。

  快手老铁们的鼓励和提问越来越多,也让王相军有了更多动力。他不仅学习了更多的攀岩技巧,还捧起了书本,一点一滴学习冰川相关的知识。如今,他可以解释冰川像天空一样呈现蓝色的原因,可以畅谈冰川在人类历史上的功绩,也可以讲述厄尔尼诺的影响。

  2019年,王相军来到了西班牙马德里,站在联合国的讲台上,面对着196个国家3万名代表,向世界分享他的冰川观察。在场的教授们纷纷称赞王相军一手资料的珍贵,而快手老铁们也纷纷在直播中发来庆贺——“老王口才厉害了”、“老王长出息了”。他们甚至通过购买照片的方式,支持王相军的行动。

  那个在两年前还不知道为何旅行的年轻人,在快手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他让冰川被社会看见,也让社会看见了自己,一个坚持梦想的自己,一个不断学习的自己,一个成为“野生冰川学者”的自己。

  像王相军一样走在追梦路上的普通人还有很多。他们经历过艰辛、痛苦、孤独、失望,而他们所需要的也许只是一句简单的鼓励、一个点赞的认可。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