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的读后感800字

  “这部书使我们始而发笑,继而感动,终于悲愤了。”这是朱自清作为同代人的感同身受。
茶馆
  “屋子非常高大,摆着长桌与方桌,长凳与小凳,都是茶座儿。屋里和凉棚下都有挂鸟笼的地方,棚下也有茶座儿。各处都贴着“莫谈国事”的纸条。”我们现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座茶馆。这里是皇城根儿下八旗子弟遛鸟吃茶的地方,也是说媒拉纤,打架斗殴的地界。

  在北京大杂院里长大的老舍深谙“京片子”的魅力,茶房李三不肯剪辫:“改良!改良!越改越凉,冰凉!”字里行间折射出他对前清灭亡的不相信和中国改革前景的无望;又有吴祥子和宋恩子来拿饷:“你聪明,还能把那点意思闹成不好意思吗?”更有逃兵老林老陈:两个人穿一条裤子的交情吧?没人耻笑我们的交情吧?也没人耻笑三个人的交情吧?”一连三问,含蓄地提出二人共娶一妻地荒唐要求。不愧为语言大师,老舍点到了我们民族根性中最顽劣的一面;因循守旧,蒙昧萎缩,欺软怕硬,怯懦胆小。他的文化姿态妙趣横生,像说不完的莎士比亚,具有永恒的魅力,常读常新。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康梁的维新运动失败,清王朝岌岌可危,有人如刘麻子认为大清国的金山银山永远也花不完,也有明白人如常四爷断论道大清国要完,却因此被抓去坐牢。国共内战时,曾担任国会议员的崔久峰只念经修道,纵使心忧天下,却再也不敢参与革命分毫;抗战胜利后,一心想实业救国的维新资本家秦仲义,倾其四十年心血,最后落个人财尽失的下场;鞠了一辈子躬,拼命在改良中谋生存的王利发,一生没做过缺德事,落得个不得终老的归宿;耿直忠良的常四爷,虽身为旗人,只盼国家像个样,不受外国人欺侮,没了铁杆庄稼,亲眼看着松二爷活活饿死。贫的富的,老的少的,老派北平市民在新旧社会的交替中,被反动镇压碾在土里,苦苦挣扎无果,只得发出这振聋发聩的质问:“我爱咱们的国呀,可谁爱我呢?”在新的必将代替旧的这一规律面前,不为旧的殉葬,老舍只是无不惋惜地表现了老派市民自尊地保持自己人格的精神。所以字字珠玑,如杜鹃泣血般,将国民党覆灭前夕暗无天日的社会现实揭露地淋漓尽致。

  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这里没有战火喧嚣,生灵涂炭。生而有幸,遇见《茶馆》便是劫,跟随老舍的文字,穿过岁月的洪流,为那些牺牲在新中国成立前的英魂默哀。(于晓萌)

本文链接: https://www.duyou8.com/article-7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