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秩序读后感

  时间是什么?亚里士多德是第一个问出这个问题的人。
时间的秩序
  带着这个疑问,我翻开了这本书。

  作者在书中连续发问:“为什么我们记得过去,而非未来?是我们存在于时间之内,还是时间存在于我们之中?说时间‘流逝’到底意味着什么?是什么把时间与我们作为人的本性,与我们的主观性联系在一起?当我倾听时间的流逝时,我到底在倾听什么?”这引起了广大读者对“时间”的重新认识和思考。

  关于时间,我还有很多疑问:时间到底是什么?时间存在吗?如果存在,那么它是以何种形态?为什么要称之为时间?钟表真的能测度或者代表时间吗?时间可以倒流或者快进吗?如果活在没有时间的世界里,真的会是一片混乱吗?

  也许正如作者所说:时间是最大的奥秘。

  在第一章作者就告诉了我们一个简单事实:时间的统一性消失了。因为时间的流逝在山上要比在海平面快,也就是说时间在不同高度流逝的速度是不同的,不均匀的。也许这种细微的差别我们根本感觉不到,或者即使知道有这种差别,好像对我们的正常生活也没什么影响。但我们还是应该意识并尊重一个事实:时间在较低的位置比较高位置要少。

  一些看似不证自明的事,实际上仅仅是偏见。不得不承认,人们的认知是受限的。

  作者认为世界是由事件构成的。这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世界本质的描述观点有些相似:世界上的一切发展、变化和过程都是物质运动的具体表现,其原因在物质世界自身。正如列宁所说:“除了运动的物质以外,世界上什么也没有。”事件便是物质运动的一种具体表现。

  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描绘的时间方程中不存在单一的“时间”,而是有无数的时间。两个事件之间经历的时间并不是单一一个时间,就如同两个先分开再放到一起的时钟。物理学并不描述事物“在时间中”如何演化,而是描述事物在它们自己的时间中如何演化,以及“时间”相对于彼此怎样演化。因此,我们可以认为时间具有普遍性和特殊性,它的普遍性在于所有的事件都有时间为证,它的特殊性在于所有的事件都有各自专属的时间为证。

  通过把世界看作事件、过程的集合,我们得以更好地理解与描述世界。这是与相对论兼容的唯一方式。世界并不是物体的集合,而是事件的集合。物体与事件的区别在于,物体在时间中持续存在,而事件的持续时间有限。我们所理解的世界的基本单元并不位于空间中的某个特定点。如果它们确实存在的话,它们既在某处,也在某时。它们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有限。

  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如果说时间一直在不停的流逝,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区分过去与未来呢?是以现在作为参照吗?现在又该如何定义呢?一个点?一条线?

  作者从一个很有意思但又比较合理的角度切入,尝试找到过去与未来的区别,这便是热学中的熵增定律。在世界的基本方程中,仅仅在有热量的地方,时间之矢才会出现。例如念头,从过去延展至未来,而非反之——实际上,思考也会在我们的大脑中产生热量。因此时间与热量的联系是根本性的:每当过去与未来差别显现,都会有热量参与其中。如果一个过程倒过来看很荒谬,那么一定有东西被加热了。

  熵在过去比较低这一事实导致了一个重要结果,它对过去与未来之间的区别十分普遍也很关键:过去会在现在留下痕迹。

  存在的是过去的痕迹,而非未来的痕迹,仅仅是因为过去的熵比较低。不可能有其他原因,因为过去与未来之间区别的唯一来源就是过去的低熵。为了留下痕迹,必须有什么东西被捕获,停止运动,而这只能发生在不可逆的过程中——也就是把能量变为热量。在没有热量的世界,一切都会有弹性地回弹,不留下痕迹。

  在每个活的细胞内,化学过程的复杂网络都是个可以开关大门的结构,低熵可以由此增加。分子的功能是扮演让过程交织在一起的催化剂,或是反过来阻碍这些过程。每个单独过程的熵增使得整体能够运转。生命就是熵增过程的网络。

  熵仅仅是我们模糊的视野无法识别的微观状态的数量,而熵的增加只不过是普遍又常见的无序的自然增长,从少数有序的状态变为无数无序的状态。借助万物自发的无序化,热量就从高温物体传向了低温物体。自然的无序化导致了越来越非特定、不特殊的情形。

  也就是说,熵增代表着无序、混乱和不确定。举个例子,星期天休息的时候,你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但几天繁忙的工作日下来,家里又变成了脏、乱、差,你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打扫一次让家里从无序恢复成有序。很多优秀的企业家也意识到熵增的破坏力,喊出对抗熵增的口号,例如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因为熵增给企业带来的危害可以大致总结为失序、机械、低效、缺乏创新与活力,这些都是企业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

  从我们个人的角度来讲,也应该时刻警惕熵增。我们常说的时间管理混乱、自律能力差、情绪低落、状态丧等等,其实说白了都是熵增在作怪。当意识到问题的本质时,从本质出发去解决问题就简单多了。制定一份合理的时间规划,慢慢把自律培养成一种习惯,找到一种新的有效的方式让负面情绪归零等等都能帮助我们对抗熵增,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文中作者还提到一个很有趣的观点:对于不停运动的人,时间流逝的更慢。比如飞机上的钟表显示的时间落后于地上的钟表。对运动的物体而言,时间会收缩。不仅不同地点没有一个单一的时间——甚至对同一个地点而言,单一的时间都不存在。时间长短只与拥有既定轨迹的物体的运动有关。

  “固有时”不仅与你的位置和与物体的邻近程度有关,还与运动的速度有关。在比邻星b上,并不存在一个特定的时刻,与此时此地的当下相对应。简而言之,一个共同的当下并不存在,时空的时间结构并不是分层结构,而是光锥结构。客观且统一的当下是不存在的,世界不应被看作一连串的当下,我们最多也就能说:有一个相对于运动的观察者的当下。

  想象一下,我们的古人在没有时间概念的时候是如何生活的。会是一片混乱吗?我想未必。在古代人类意识里,时间最重要的是计天数。不仅计天数,我们也计年,计四季,月亮的轮转,钟摆的摆动,沙漏倒转的次数。这就是传统上我们设想时间的方式:计量事物变化的各种方式。如果想进行科学研究,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理论,可以告诉我们这些变量相对于彼此如何变化,也就是说当其他变量变化时,某个变量会怎样变化。世界的基本理论必须这样来建构,并不需要时间变量,只需要告诉我们事物相对于彼此变化的方式,也就是告诉我们这些变量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亚里士多德关于“时间是什么”的结论是:时间就是对变化的度量。而牛顿却说:即使没有变化,也有时间在流逝。看似相反的结论,其实都有道理,看你怎么理解。

  时空就是引力场,反之亦然。

  量子力学导致的三个基本发现如下:分立性、不确定性、与物理量的关联性。

  量子力学最大的特点就是分立性,并且得名于此:量子即基本微粒。对一切现象而言,都存在着最小尺度。在引力场中,这被称作“普朗克尺度”(10的负33次方厘米),最小的时间被称为“普朗克时间”(10的负44次方秒)。连续性只是对非常细微的微粒状事物进行近似描述的数学技巧。世界是精细分立的,非连续的。因此,钟表测得的时间也是分立的,并不是连续的,它只能取一个特定值。

  但是,关于量子即基本微粒的说法我还是有一点疑惑,量子真的是物质世界最小的基本单位吗?量子不能再分割或者由其他更小的单位组成吗?物理学上有三个经典问题:世界有多大?物质有多小?时间有多长?多少科学家在这三个问题上奋斗终生,但好像还是没有找到答案。我觉得《易经》里面有一句话也许可以解释一下前两个问题:大而无外,小而无内。至于第三个问题,可能是长而无际吧(我瞎说的)。

  甚至过去、现在、未来的区别都可以涨落,变得不确定。正如一个粒子可以弥漫在空间中,过去与未来的区别也可以涨落:一个事件可以同时在另一事件之前与之后。“涨落”并不意味着现象永远不能确定下来,而是说它只能在特定时刻、以某种不可预知的方式确定下来。当量子与其他事物相互作用时,不确定性就消失了。

  “过去”与“未来”不具有统一的含义,随地点变化。世界上存在着变化,事件之间关联的时间结构只是幻象。现象并不是普遍的,只是局部且复杂的,无法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秩序来描述。

  普鲁斯特说:现实只由记忆构成。而记忆又是痕迹的集合,是世界之无序的间接产物。

  空间——记忆——与我们从不间断的预期过程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我们把时间感知为时间、把自己感知为自己的来源。

  时间开启了我们通向世界的有限通道。对我们这些大脑基本上由记忆与预见构成的生物而言,时间就是我们与世界相互作用的形式——它是我们身份的来源,同样也是我们痛苦的来源。佛语云: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怨恨会是苦,爱别离是苦,求不得是苦。这些都是苦,因为我们必须失去我们所拥有的以及所爱的。因为一切生起的必然灭去。使我们受苦的不在过去或未来,它就在那儿,现在,在我们的记忆里,在我们的期待里。我们渴望永恒,我们忍受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因时间而受苦。时间即苦。

  对每个人来说,过去是固定的,已经过去,已经发生了。未来是开放的,还未确定。现实从过去流到现在,流向未来——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事物的演化本质上是不对称的。

  在世界的基本结构中,既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只存在把一个物理量转化为另一个物理量的过程。

  由记忆和预期开启的空地就是时间。

  如果我们所说的“时间”只表示“发生”,那么一切皆时间。时间之内别无他物。

  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既寻常又不同寻常,它是抽象且独立的一种存在,有人说时间是构成我们生活空间的第四维。也许这本书里的有些内容彻底颠覆了我们对时间的传统认知,但这也帮助我们换个视角更深刻的去认识时间。其实也不用过多去纠结时间的本质,时间的来源,那是科学家的事,姑且就把时间当成一个秘密吧。

  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个:珍惜时间。

  夜叉:所有秘密中最伟大的是什么?

  坚战:每一天都有无数人死去,然而那些还活着的人就好像会不朽一样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