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源寺读后感

  《北京法源寺》成书于1991年,是李敖在狱中构思所得,读过此书的人有两个极端评价,批评者说这压根算不上一本小说,没有任何情节推动,只有李敖的显摆,赞誉者说此书代表了近百年来知识分子思想的最深刻境界,是继《道德经》之后一部可以从宏观上把握中国人思想的书籍。窃以为一个成年人读书,不可只图快活,应从书籍里汲取先进的思想,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更加科学地认识这个社会,从这个层面而言,《北京法源寺》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北京法源寺

  李敖大才自不必言,各种典故信手拈来,借书中人物之口,表达了自己对生死、鬼神、僧俗、出入、仕隐、朝野、家国、君臣、忠奸、夷夏、中外、强弱、群己、人我、公私、情理、常变、去留、因果等主题的深刻思考,随便一个见解拎出来,都能砸死半数国人。整本书洋溢着百折不回的斗士精神,充满了堂堂正正的阳刚气质,写透了大丈夫的豪侠、忠义、决绝、悲壮,相较之下,其他历史小说只是替杨贵妃洗澡、替西太后洗脚的无聊故事。


  法源寺始建于唐朝,初名悯忠寺,是李世民为哀悼北征朝鲜的阵亡将士而建,北京的寺庙名字大多喜气,而悯忠寺是追念为家国天下而死的先烈与国殇,充满了阴郁与苍茫。这座寺庙历经千年风云,送走了软骨头的宋钦宗,迎来了更加软骨头的晚清。此时正值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仁人志士救亡图存,曾李左张发起洋务运动学西方器物,甲午海战把我们打醒。康梁又发起戊戌变法学西方制度,历时百日而亡。陈李胡蔡又发起新文化运动,转向更深层次的民众思想,终又失败。尝试不可谓不丰富,苦难不可谓不深刻,但仍在近代化社会的门槛外徘徊,根源到底在哪里?


  一为两千年中央集权的惯性太大。古雅典时期,梭伦、伯里克利、克里斯提尼改革,不断扩大公民范围,奠定了直接民主的雏形,后又经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催化出君主立宪政体,德先生深入人心。而我们自秦始皇一统天下,后世皇帝只专心做两件事,削弱相权和地方权力,清朝君权达到顶峰。李敖在书里狠批慈禧,但更该狠批的是四万万国人,跪了两千年的膝盖已经不适应直立,以一国奉一人,竟没人觉得不对。偶有一两个清醒的先驱,却被视为异类,郭嵩焘出使英法,领略其先进之处,回来说几句实话就被迫辞官。郑观应的思想体系之先进完整,今人看来都觉惊叹,但当时却无人理会。晚清的苦难不是慈禧一个人的孽,是全体国人的孽。


  二为小农经济导致王朝循环怪圈。小农经济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土地,每个王朝后期土地兼并都极其严重,农民只有两个选择,苟延残喘或揭竿而起,农民反地主的终极目标就是当地主,对武装起义的领袖来说,当皇帝是天经地义的事,功成身退从来不是他们的选择,所以李唐走了,赵宋来了,朱明走了,爱新觉罗来了,我们的历史只是一年重复了2000多次。怎样才能不走重复的路?变法者做了尝试,却被慈禧阻断,谭嗣同选择死事,他是真正的殉道者,几百年后百姓不会记得太多帝王,却一定能记得谭嗣同。该书对谭嗣同着墨甚多,志在缅怀逝者,激励来者。


  三为缺少训政阻碍了民智开化。孙中山曾言:余之革命方略,规定革命进行之时期为三:第一为军政时期,第二为训政时期,第三为宪政时期。由军政时期一蹴而至宪政时期,绝不予革命政府以训练人民之时间,又绝不予人民以养成自治能力之时间,于是第一流弊,在旧污未能荡涤,新治无由进行。第二流弊,在粉饰旧污,以为新治。第三流弊,在发扬旧污,压抑新治。更端言之,第一为民治不能实现,第二为假民治之名,行专制之实。第三,则并民治之名而去之也。


  以上三条,为千百年痼疾,非一朝一夕可改,不要指望毕其功于一役,尝试的路有很多条,但能否少流血或不流血?如果非要流血,流谁的血?关于这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李敖虚构了一段情节,1927年康有为重回法源寺,遇到了当年的小和尚普净,此时已改名为李十力(董必武、熊十力、李大钊的化身),李十力主张尝试新主义,失败也在所不惜,康有为说:我们试验失败了,流的只是我们自己的血,人民是草木不惊的。可是你们呢,你们流的,是人民的血。李敖的态度很明确,不能牺牲群体的利益满足个体的私欲。


  《北京法源寺》是一部启蒙的好书,读懂了这本书,就读懂了我们的缺点和优点,就读懂了我们的正确与失误,如果配合袁伟时的《晚清大变局》一同阅读,体会将更加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