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读后感之戾太子事件

  “最是无情帝王家”,这是《戾太子事件》给我最深的感受,很不好受。
资治通鉴
  戾太子,刘据,汉武帝长子,卫皇后所出,“性仁恕温谨,上嫌其材能少,不类己”,加之武帝子嗣日益增加,“皇后、太子宠浸衰”。出于对政局的理智判断,武帝虽对太子不满,但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视刘据为合格的继承者,而武帝重用的大臣却普遍不欢迎太子,武帝身边的宦官也频繁构陷太子。随着武帝年事日高,小人构陷愈急,太子计不知所出,只得依少傅石德计斩杀了欲以巫蛊治其罪的宦官江充,然民间皆云太子反,太子被迫与武帝对立,兵败逃亡后被围捕,自缢而死。

  武帝并非昏庸之君,细节有三,可以鉴之:一是皇后和太子渐渐失宠,常有不自安之意,上觉之,让大将军卫青带话安慰,曰:“太子敦重好静,必能安天下,不使朕忧。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贤于太子者乎!闻皇后与太子有不安之意,岂有之邪?可以意晓之。”二是上尝小不平,使常融召太子,融言“太子有喜色”,上嘿然。及太子至,上察其貌,有涕泣处,而佯语笑,上怪之;更微问,知其情,乃诛融。三是太子斩杀江充后,长安扰乱,言太子反。上曰:“太子必惧,又忿充等,故有此变。”乃使使召太子。

  然而,人言可畏,“三人成虎”,使者不敢进,未按旨意召太子,却归报云:“太子反已成,欲斩臣,臣逃归。”上大怒。由是,事件遂不可逆转。

  刘据若生于寻常百姓家,其“性仁恕温谨”,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然而生于帝王家,仁恕温谨的性格就成了短板,“性格决定命运”在其身上体现得尤为充分。

  一是汉武帝雄才大略,对于“不类己”的儿子多少是有些失望的,情感上自然疏远。曾经,“太子每谏证伐四夷,上笑曰:‘吾当其劳,以逸遗汝,不亦可乎?’”(我承担征伐的辛苦,打出太平时世留给你,这不是很好吗?)言语间有着难掩的失落。而皇帝的手下个个是人精,就算你贵为太子,若皇帝不挺你,他们也不会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仰,反而是各种构陷。汉武帝不愿违背祖训废长立幼,虽认可刘据的法定储君身份,但支持力度不大,若武帝力撑刘据,就应为其树威立德,昭告天下,令小人心有忌惮,确保自己驾崩后太子能顺利接位。

  二是因性格使然,太子没有着意培植自己的团队,导致在当时的朝局和宫廷中都处于比较孤立无援的状态。并且,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还为自己树敌太多。“上用法严,多任深刻吏;太子宽厚,多所平反,虽得百姓心,而用法大臣皆不悦。”(武帝法度严明,多任用严苛的官吏,而太子宽厚,经常将案例平反,致使执法大臣不高兴)。喜爱太子的宽厚长者多不会结党营私,而严苛的官员则党羽众多,太子遭陷,迟早之事也。

  三是父子之间无有效沟通。帝王之家亲情淡薄,皇帝白天日理万机,晚上还有众多嫔妃等着翻牌,一众子女难得见上他们的父皇一面,儿时无陪伴,长大无交流。太子仁恕温谨,自是孝子一枚,却被小人构陷无计脱解,不得已斩杀江充、炙烧胡巫,被传谋反,自始至终未争取到向皇帝解释的机会。悲乎!心为至孝,却以逆名而亡!

  帝王将相之家,自古多锦上添花之事,难有雪中送炭之情。生于帝王之家,最好是具雄才大略,有朝一日君临天下,否则,连偏安一隅也是奢望。